虛&假訴訟罪的罪質發掘與類型劃分

發布時間:2021-08-09 瀏覽次數:126 來自: kok官方網站

對于虛&假訴訟罪的罪狀,實踐中的爭議主要集中在以下三個問題:一是何為捏造事實提起民事訴訟?二是如何理解妨害司法秩序與侵害當事人合法權益的關系?三是如何區分虛&假訴訟罪的既遂與未遂、中止等未完成形態?
基于虛&假訴訟罪的法益侵害本質,筆者以為,無論虛構事實還是隱瞞真相,只要本無訴權的人據此提起民事訴訟,從而啟動依法本不應啟動的民事訴訟程序的,均系刑法第三百零七條之一中的“捏造事實”,至于是行為人自己捏造事實,還是利用他人捏造的事實提起民事訴訟,則在所不論。
當然,捏造事實是無中生有地捏造全部事實,捏造部分事實的,前已述及,只是訴權的不當行使,而非濫用訴權的虛&假訴訟。
而在類型上,民事訴訟程序既有民事審判程序,又有民事執行程序;民事審判程序既有爭訟程序,又有特別程序;爭訟程序既有一審程序,又有二審程序和再審程序;等等。
由于民事訴訟實行不告不理原則,二審程序的審理范圍不能超越一審程序的原告主張,加之上訴權的行使乃系當事人基于一審裁判而必然享有的法定權利,除非是法律明確規定不得上訴的裁判。由此決定,虛&假的二審程序只能緣于虛&假的一審程序,沒有可能在一審程序并非虛&假訴訟的情況下,行為人以超越一審審理和裁判范圍的虛&假訴訟標的,啟動虛&假的二審程序的可能。
故筆者以為,二審程序不存在成立虛&假訴訟的空間,其他民事訴訟程序則均有發生虛&假訴訟的可能。其中,民事爭訟程序提起的方式是起訴,民事特別程序和民事執行程序提起的方式是申請,因而捏造事實提起民事訴訟,既包括捏造全部事實起訴,也包括捏造全部事實申請。
至于捏造全部事實申請仲裁,因其并非民事訴訟程序的組成,故雖系虛&假仲裁,但并不構成虛&假訴訟,只有以虛&假的仲裁裁決申請民事強制執行的,才有構成虛&假訴訟的可能。此其一;
其二,虛&假訴訟的本質是因訴權的濫用,而致本不應啟動的民事訴訟程序錯誤啟動,因而虛&假民事訴訟必然侵害正常的民事訴訟秩序,但卻并不必然對當事人的合法權益構成侵害。
這是因為,民事訴訟只是為保障當事人的民事實體權益得以實現的程序活動,當事人的民事權益內容或者說民事法律關系,由民事實體法調整,而不是由民事訴訟法決定。
因而無論在民事訴訟立法還是民事訴訟理論上,多數地區均采訴訟法說,即民事生效裁判只是對實體法律關系的確認,原則上并不具有變動實體法律關系的效果。
從我國民法和民事訴訟法的規定來看,這也是我國立法所持的原則立場,尤其是在確認之訴和給付之訴中,只有三種情況例外:
一是財產權的形成之訴,因民事訴訟裁判結果是當事人財產法律關系形成或者解除的依據,雙方串通型和單方惡意型虛&假訴訟均有可能因錯誤裁判的生效,而對案外第三人或對方當事人的財產權益構成侵犯;
二是因民事生效裁判的既判力或受一事不再理的約束,致使案外第三人或對方當事人因虛&假訴訟裁判的生效而無法再行使訴權,從而無法提起撤銷之訴或另行起訴而使合法權益遭受侵害;
三是錯誤啟動的民事強制執行程序而致對方當事人或案外第三人合法權益遭受侵犯。
所以,當事人的合法權益并非虛&假訴訟行為的實施而必然受到侵害的法益,因而既非虛&假訴訟的次要法益,亦非虛&假訴訟的選擇性法益。道理很簡單,刑法法益者,乃危害行為實施所必然侵犯的法益也。
如果將虛&假訴訟行為并不必然侵害的當事人的合法權益也作為法益,無疑意味著,不具有此種法益侵害性的行為,亦能成立虛&假訴訟罪。這樣一來,不僅完全否定了犯罪的本質乃在于行為的法益侵害性,而且有從根本上動搖刑法的使命乃在于保護法益的危險。
實際上,由虛&假訴訟罪的兩種類型,即雙方串通型虛&假訴訟和單方惡意型虛&假訴訟,不難看出,虛&假訴訟罪的罪過形式只能是直接故意,因而虛&假訴訟罪是存在既遂和未遂、中止等犯罪停止形態的。
而眾所周知,除過失犯罪和間接故意犯罪等狹義結果犯外,刑法分則條文規定的基本犯罪構成是以既遂形態的犯罪構成為藍本的。
故刑法第三百零七條之一規定的“妨害司法秩序或者嚴重侵害當事人合法權益的”,在筆者看來,并非構成犯罪的定罪標準,而是成立既遂的條件,具體表現為錯誤裁判的生效或者錯誤執行程序的完成。至于捏造事實提起民事訴訟,作為刑法分則條文明文規定的行為,則系虛&假訴訟罪實行行為的著手實施。
基于此,虛&假訴訟罪的成立及其停止形態,應當區別以下情形進行認定:
(1)行為人只要基于直接故意,捏造事實提起民事訴訟,致使不應啟動的民事訴訟程序錯誤啟動,具有刑事制裁必要性的,即成立虛&假訴訟罪;
(2)如果行為人不僅提起虛&假民事訴訟,而且騙得錯誤的生效民事裁判或者錯誤的民事執行程序的完成的,以既遂論;
(3)如果行為人已經提起虛&假民事訴訟,在錯誤裁判生效以前或者錯誤民事執行活動終結以前,主動中止或者因意志以外原因而未得逞的,則以虛&假訴訟罪的中止或者未遂論處。
編 后
從總體類型上看,司法實踐中存在的虛&假訴訟,不僅存在于刑事訴訟中,也存在于民事訴訟中,在民事訴訟中大體可以分為“惡意串通型”和“單方欺詐型”兩種。
所謂“惡意串通型”虛&假訴訟,是指民事案件的雙方當事人惡意串通,虛構民事法律關系,向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訴訟,意圖通過人民法院作出的民事裁判實現逃避合法債務或者侵害案外人合法權益等不法目的的行為,大體相當于民事訴訟法一百一十二條規定的“當事人之間惡意串通,企圖通過訴訟、調解等方式侵害他人合法權益的”的范圍。
而所謂“單方欺詐性”虛&假訴訟,是指民事案件中的一方當事人通過假造證據等手段,以其他民事主體為被告提起民事訴訟,騙取人民法院民事裁判,意圖達到非法占有他人財產等不法目的的行為,理論上一般將此種類型的虛&假訴訟稱為“三角”行為。
兩種類型的虛&假訴訟雖然具體行為方式不同,但實質上均屬于假造訴權提起民事訴訟、意圖通過民事訴訟程序達到個人不法目的的行為。
虛&假訴訟可能存在于民事訴訟的各個環節,具體表現形式多種多樣。實踐中常見的虛&假訴訟行為方式有以下幾種:
1.捏造債權債務關系,或者隱瞞債務已經清償的事實,提起民事訴訟要求他人履行債務,以達到非法占有他人財產的目的;
2.在離婚訴訟中與夫妻一方惡意串通,捏造夫妻共同債務,以達到多分配夫妻共同財產的目的;
3.與公司、企業的法定代表人、董事、監事、經理或者其他管理人員惡意串通,捏造公司、企業債務或者對外擔保義務,以達到非法占有公司、企業財產的目的;
4.與他人惡意串通,捏造債權債務關系和以物抵債協議,以達到規避商品房限購或者機動車指標調控政策的目的;
5.與債務人惡意串通,在破產案件審理過程中申報捏造的債權,以達到轉移、隱匿債務人財產等目的;
6.捏造商標權受到侵害的事實,要求人民法院通過民事裁判確認其商標屬于馳名商標;
7.向人民法院申請執行基于捏造的事實作出的仲裁裁決或者公證債權文書;
8.與民事被執行人惡意串通,捏造債權或者對查封、扣押、凍結財產的優先權、擔保物權,以達到轉移財產、逃避履行合法債務等目的。
虛&假訴訟行為方式多樣、隱蔽性強,行為人往往采用庭外串通合謀、訴訟過程中作虛&假陳述或者提交虛&假等手段掩蓋其非法目的,而人民法院在民事訴訟中的調查手段有限,識別虛&假訴訟的難度很大,導致虛&假訴訟行為往往難以被及時發現。
近年來,民事審判領域中的虛&假訴訟行為時有出現,嚴重損害民事主體合法權益,干擾正常司法秩序,損害司法公信力,人民群眾反映強烈,也成為法學理論研究的熱點問題。

kok官方網站法律事務所 成都法律事務所 kok官方網站法律事務所

專業團隊

CopyRight ? 版權所有: kok官方網站

  • 掃一掃訪問移動端

kok官方網站,專營 團隊展示 等業務,有意向的客戶請咨詢kok官方網站,聯系電話:18502858003

CopyRight ? All Right Reserved 版權所有: CopyRight ? 版權所有: kok官方網站 網站地圖 XML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